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主页 > H品生活 >警方未接投报‧中媒指女童失蹤属谣言 >

警方未接投报‧中媒指女童失蹤属谣言


警方未接投报‧中媒指女童失蹤属谣言(雪兰莪‧八打灵再也3日讯)随着网络近日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广传“拐童集团把一名女童分别带到吉打亚罗士打和雪州沙登行乞”的消息,又有民众以中国一名被指失蹤的3岁女童吴梦月的照片和行乞女童的照片作比对,并指两名女童或为同一人,不过,中国媒体的报道却指中国警方及各造都不曾接获女童吴梦月失蹤的投报,因此,当地警方认为有关女童失蹤的消息纯属谣言。虽然如此,中国当局至今仍无法证实图中女童吴梦月的身份,因此,有民众认为,倘若吴梦月是在幼时被拐的女童,或是被贫穷父母卖给人肉贩子的女童,那幺,即使她被行乞集团操纵,当局也无法查出她的真实身份。中国媒体声称,在社交网络广传的“3岁中国籍女童吴梦月失蹤”的寻人启事上附有联络电话,但有关电话却已停用,而中国警方过后也证实那是诈骗集团用以诱骗民众拨电,再从中赚取电话费的号码。失蹤新闻有多个版本过后,《》拨打有关号码时也发现,该组电话号码确已关机停用。当《》进一步到网路查询相关新闻时发现,“3岁女孩吴梦月失蹤”存有多个版本,有指吴月梦从去年11月开始,曾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点,包括北京房山区花冠天地门口、大连人民路友谊商城门前、天河岗顶地铁口等走丢。此外,寻人启事留下的联繫电话除了同一个以185开头属地为北京的号码,还有一个156开头属地为山西的号码,但这些号码全都已停用。中国媒体引述当地警方消息指出,警方至今未接到女童吴梦月失蹤的消息,因此,这些寻人启事都属谣言。至于被妇女带到大马各地行乞的昏睡女童到底是何许人,则有待当局调查。每逢假期巴剎行乞妇女怀里孩子每次不同随着有民众揭露疑有拐童集团餵女童服安眠药后,把女童带到大马各地行乞的消息曝光后,沙登新村剎小贩公会主席唐思恆说,每逢週日及假期,都有一辆白色丰田货车把“母女’乞丐、卖唱乞丐及一些趴地佯装残障的乞丐载到当地巴剎行乞,不过,当一些民众试图举起相机拍下母女乞丐的照片时,有关妇女就带着女童逃离巴剎。据他观察,一直以来,到巴剎行乞的妇女乞丐都是同一人,但她怀里的孩子却换了又换,虽然她每次带着不同的孩童到巴剎行乞,但这些孩童都有一个共通点,即他们在行乞过程中都呈昏睡状态,且不曾醒过来。唐思恆接受《》访问时说,他曾多次主动和妇女乞丐交谈,并尝试追问他们一些问题,如“你们从哪里来?为甚幺要带孩子出来乞钱?”“这名行乞的妇女露出一脸可怜兮兮的神情后,以中国腔调的华语回答:`我们从中国来,我和丈夫离婚后,没有钱养活自己和孩子,所以,我才带孩子来大马讨钱。”指和丈夫离婚没钱过活不过,询及她们是如何入境大马,以及有无合法文件的问题时,她却拒绝回答。自从网络图文并茂的流传“拐童集团把一名女童分别带到吉打亚罗士打和雪州沙登行乞”的消息后,沙登新村巴剎不少民众都觉得被带到两地行乞的女童长得十分相似,所以,他们在看到这对母女到巴剎行乞时,纷纷举起手机拍摄她们的模样,妇女心感不妙,马上抱着女童逃离巴剎。“我最近一次看到母女乞丐是在1月的一个週日,我和一些小贩因担心女童是被人拐带,每次想要上前查问时,就有公众指责小贩为难乞丐,而这些乞丐也趁乱离开现场。”3类型乞丐由同一集团操纵唐思恆说,他相信3种不同类型的乞丐,即母女乞丐、卖唱乞丐及趴地乞丐是由同一不法集团所操纵。“从去年开始,这些乞丐每逢週日凌晨6时就到巴剎行乞,直至上午10时就登车离开巴剎,有一次,一名卖唱乞丐还拿出大量零钱向我换取大钞,我在细数后,发现他一个早上竟乞得多达700令吉的款项。”他披露,卖唱乞丐双脚瘦小,但仍可以正常行走,不过,他却经常假装残障,并趴在地面上不停爬行,以博取公众同情心,另一位卖唱乞丐则是失去一条腿及一条手臂,坐在有音响设备的轮椅上唱歌。“我多次上前询问他们的背景,但他们都对我不理不睬。”这些乞丐经常坐在十字路口及熙来攘往的路中间,阻碍交通及行人走路,唐思恆与其他小贩曾致电警员及市议会执法人员逮捕乞丐,顾客却斥责小贩“不近人情、没有同情心、妨碍乞丐找吃”。唐思恆劝告民众不要施捨这些乞丐,以免助长更多好吃懒做的人到巴剎当乞丐,甚至有人因此拐带儿童去行乞。网传寻人启事内容:“吴梦月,女,3岁;失蹤日期:下午2点左右;失蹤地点:房山区花冠天地门口。孩子要方便。老人包里翻纸的功夫。孩子就在身后。回头孩子瞬间就丢了。父母和家人已经崩溃。如有知情者请提供线索,帮助找到孩子。愿意把价值50万房子卖掉给予酬金,跪求天下所有的好心人帮忙转发扩散。举手之劳。愿所有好心人一生平安。知情联繫电话:185XXXX9390。转发急急急!!!刚刚在面子书看见这个失蹤的小女孩,请大家帮帮忙看看下面的小女孩是她吗?我不知道怎幺去联繫女人孩的父母!但是fb说女孩人现在在吉隆坡沙登!请大家帮忙......!”此外,上述寻人帖子上也附有两张合併图,一张是束着马尾,被指是吴梦月的小女孩,泪眼汪汪地看着镜头,另一张则是一名妇女抱着一名昏睡的女童在行乞的照片。然后,发帖者留言呼吁民众核对相中女童是否是同一人,并指被拐到大马行乞的女童可能是中国失蹤女童。新闻背景民众揭“母女”跨州行乞有民众日前分别在吉打亚罗士打及沙登看到同一名女童先后被两名样貌不同的妇女抱在怀中行乞后,即发贴呼吁民众留意女童行蹤,并指女童或已被行乞集团餵食安眠药,所以才会昏睡不醒。其中一名热心人士是于上週二把妇女抱着女童在亚罗士打行乞的照片上传至网络,他留言称,他当天早上在成功巴剎看到这对“母女”时,曾主动用华、巫、英三语向妇女探问情况。“我问她从哪里来,为甚幺留在这里,以及有甚幺事情?但她不曾开口回答,只是一再比手划脚,根本无法沟通。”他说,女童全程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不久后,这名妇女就抱着女童离开现场。“我担心这是拐带孩童事件,所以请大家帮忙关心一下。”过后,又有民众上传另一名中国妇女抱着上述女童在沙登巴剎行乞的照片,他还留言说,当他準备替她们拍照时,妇女一直用身体挡着女童,不让他拍到女童的模样。“可怜的小孩,每次看到有小孩行乞时,那些小孩都是睡着的,应该是有人给他们吃了安眠药吧。”此外,有民众在比对上述两名女童的照片后,直指两名女童是同一人,并怀疑这名女童是遭不法集团餵食安眠药后,交由不同妇女带到不同地方行乞,所以,女童在行乞过程中全程昏睡。‧2015.02.03



上一篇: 下一篇:
登封MM生活报|提供全面信息|分享总结经验|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